全国服务热线:4008-000-999
租车须知 当前位置: 利来国际平台 > 租车须知 >
一嗨租车章瑞平:中国租车业还在幼儿期添加时间:2019-06-01 20:22
  

  一嗨租车董事长章瑞平有着与所有“海龟”们相似的经历。毕业于复旦大学计算机系,后奔赴美国攻读加州州立大学计算机硕士,在创业摇篮硅谷创业,偶尔回中国惊讶地发现,中国经济发展迅猛,草根大有可为,便下定决心开始国内的创业者之路。用他自己的话来说,是“放弃了好山好水好无聊,来到了好脏好乱好热闹。”

  章瑞平还在美国时,与合伙人创立的公司叫做Aleph,主要从事汽车调度系统软件的开发。当他回国探寻市场之后,却发现在中国这个行业根本没有起步,甚至连租车行业也还没有冒泡。这样的发现也是推动他回国创业的直接因素之一。

  回国创业前,为了更系统地掌握中国的经济状况,章瑞平还去中欧商学院恶补了一番,“我发现中国的变化蛮大的,当时也有创业的念头,但是对中国的经济变化还有其他法律法规的变化,如果道听途说的话,认识不会特别充分,太碎片化,就想系统化地了解一下。”他说。

  当时包括吴敬琏、许小年[微博]等教授都给章瑞平上过课,这段经历自然让章瑞平收获不少,包括人脉也是很重要的一点。章瑞平是上海本地人,无论是人脉还是语言,对于发源于上海的一嗨租车自然也是优势,上海人有一个特点是遵守规则,章瑞平领导的一嗨也有这个特点,不少媒体都用“中规中矩”来评价一嗨。

  发展至今,租车行业在中国仍然是个十分年轻的行业,一嗨租车也是个十分年轻的企业,企业员工的平均年龄仅仅只有26岁不到。

  (五)租赁汽车应是新车或达到一级技术等级的在用车,并具有齐全有效的车辆行驶证件。

  一嗨在全国的租车行业内算是领先者,开创了网络订车等等先例,但是其实发展至今,中国整体租车业仍然处于早期、成长期,如果用岁数来比喻的话,可以说租车业还是一个幼儿,一个年仅7岁的孩子,但是同样的行业在美国已经有70、80年的历史了。

  可以看到的一个直观数据就是,目前中国还没有一家租车业的上市公司,数目是零。成为第一家上市公司带来的影响力不可小觑,因此市场、投资者对于包括一嗨租车、神州租车在内的多家租车公司期待值很高。

  不过面对一嗨上市日程的问题,章瑞平很婉转地表示:“上市不是终点,只是企业发展过程中的结点,不是为了上市办企业,上市了不一定有烦恼,不上市也不一定不好,主要看企业发展到哪个阶段。如果资本市场融资成本低一点,那么企业做这个事情就有利,上市了之后很难受的企业也有很多的。”

  不过从零起步,利来国际老牌娱乐。一嗨租车发展算是很快,目前在全国已经拥有了400多个网点,覆盖了50多个城市,员工数量约3000人,旗下拥有1万多台车。并且,去年规模扩张尤其迅速,截至2012年年底,总计比2011年的数量增加了一倍左右。

  就在此前的三月份,一嗨也在全国率先试水,投入了6亿到7亿元资金陆续采购6000台新的电动车,希望在全国大规模推动电动车租赁业务,而一嗨的车辆规模也将有望超过15000台。

  

  此前,市场对于全国一线城市车牌价格还将暴涨的期待很高,包括限购政策的出台,让章瑞平觉得这是租车业的一个机会。他说,随着都市交通问题的日益严重、养车成本日益上升、拥有车辆的新鲜劲下降、都市边际的不断扩大,人们对租车的观念可能会逐步发生改变。

  章瑞平解释道,尽管目前并不需要大多数人以租车替代买车,许多租车用户是在异地旅游或商务活动时有租车需求,“一嗨希望跟中国的消费者一起成长,逐渐让租车成为一种生活态度和方式。”

  根据一嗨的数据,目前自驾市场所占的总体比重已逐步超过高的包车端业务,章瑞平也看到这一块市场庞大的潜在基数和喷薄而出的用户需求,预测自驾将像美国等成熟市场一样,成为主流市场。

  言谈中,章瑞平不断提到租车行业正处于的初级阶段,呼吁大家理解这个新兴服务行业,也希望政府相关部门给予支持,解决行业发展的瓶颈,而他创业过程中最烦恼的事情恰恰也是整个行业都面临着的问题。

  章瑞平举了个例子说,如果某辆车发生违章产生了罚单,国际上是通过预定合同来知晓谁是违章的开车者,并直接通过订单将罚单对接到开车者,但是中国则不同,罚单跟着车牌照走,客户违章但是罚单是开给租车公司的,带来很大不方便。

  因为这样的规定,国内的所有租车企业在客户换车时必须扣押一笔违章押金,万一客户此前产生了违章,费用就从预售权里扣除费用,手续非常麻烦不说,企业还得专门拨一批人去维护。同时客户也不理解,会质问企业说你为什么要扣我押金,怎么过了那么久预售权还不能解冻等等。

  另外,全国那么多城市,每个城市对于交通道路的规定都不一样,这也给一嗨的管理带来了很大挑战。

  而一嗨最近启动的电动车租赁业务,尽管国外早就开始实行了,但是因为前期资金投入高,并且中国消费者认识还有限,因此这样大规模还是首次。章瑞平希望政府能够多支持,比如充电桩等基础设施建设等还需要政府和企业的推动,比如上海政府已出资建设了1000多个充电桩,“这是个逐步推广的过程。”

  再比如,章瑞平还举例道,许多国家的租车公司能接受中国的驾照,因为中国驾照上有部分英文,但有些国家需要有翻译和认证的驾照,以后一嗨也会考虑提供这种翻译和认证的一条龙服务。

  2011年5月,“‘公益律师’黎学宁举报一嗨租车代驾违法”的事件闹得沸沸扬扬,给一嗨造成了极大的负面影响,当时一嗨根据手中掌握的资料,认定这一系列事件背后有人和公司在操纵或主导。

  那是一嗨租车最困难的时期,回想起那个被人恶意攻击的阶段,章瑞平很头疼,他个人十分反感这种形式的商业竞争,但却不得不承认“不幸的是,这种商业环境已经在中国成为常态。”

  而今年早些时候,网络上爆出一嗨的多名元老级高管及部门经理离职,也引起了市场不小的波动。尽管一嗨公关总监邵巍紧急辟谣但是负面反响仍然不小,他说这是一嗨遇到的一起“黑公关”事件,公司也是受害者。

  针对这些黑公关等事件,章瑞平很无奈,他说他更希望中国的商业环境能更加有序、良性、健康地发展,而不是恶性、不健康的发展,但这种恶性发展的状况在中国太多了,几乎是没有底线的竞争。

  章瑞平对企业很得意的一点是一嗨的综合精细化管理,包括数据、人员管理等等。结合章瑞平美国创业公司的经验,一嗨自主开发的订车管理ERP系统在行业还是非常领先的,会根据中央数据中心和一线调研团队的信息来分制定发展策略,包括配备车型的数量、颜色等等。

  不过,章瑞平也坦诚,企业之间的业务抄袭其实很容易,包括一嗨此前开创的手机预定模式等等,最后也都在全行业铺开了,业务只能稍微领先一下,发展到最后其实都差不多,因此一个企业做到最后是做文化,企业的文化是很难搬走的。

  “我们的企业文化其中之一就是公司荣誉感,对于所有的员工来说,企业荣誉是生存的依托,有些人说,这个跟我没关系,我的行为与一嗨的品牌没关系,这些想法就会完全违背一嗨的价值观,不管你上班还是下班了,这是基本的。”章瑞平对于企业的凝聚力十分自得。

  “一嗨挑选的员工,首先价值观取向必须与一嗨一致,这是基本要求,面试时我会用各种各样问题去考他,”他说。因为公司里大部分都是年轻人,章瑞平的思路也很年轻化,他玩微博玩得很欢,经常在微博上搜别人对一嗨的意见,有些人向他投诉,他就会转告客服或者下属去解决。

  章瑞平很喜欢运动,一周至少打两次篮球,篮球是个团体运动,需要团队配合,最讲究的就是凝聚力和团队精神,不提倡单打独斗,从这点上也可以看出章瑞平的性格,包括他挑选员工也是如此,喜欢看这个员工是不是具备团队精神。

  章瑞平招聘员工面试时,最喜欢问的问题之一就是关于团队合作的,如果对方是个男生,他一定会问:“如果你是一个足球队员,让你选择做强队的板凳队员(比如巴西队)还是做弱队(比如中国队)的主力队员?”

  章瑞平最欣赏的企业是海底捞,他给一嗨中高层的管理人员每人送了一本《海底捞你学不会》,还要求来上海总部培训的员工要去海底捞吃饭。“你的员工只有在内心深处认同企业价值观,快乐地工作,才能把这种价值观传递给客户,才能让客户流连忘返,”他在微博上这样写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