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服务热线:4008-000-999
租车须知 当前位置: 利来国际平台 > 租车须知 >
被控制的速度:安飞士“中国策”添加时间:2019-04-04 19:20
  

  Y961/2次西宁至茶卡旅游列车,单趟票价62.5元、行程4个小时左右,青藏铁路公司根据青海省旅游高峰季节的实际,在6月至8月份持续开行西宁至茶卡的旅游列车。此趟旅游列车的开行时间为:8时25分从西宁站发车,12时23分抵达茶卡站;当日17时00分从茶卡站发车,21时13分返回西宁站。

  “至于媒体上关于安飞士在中国 折戟 、水土不服之类的说法,我们觉得,别人说什么不用那么在意。”

  2010年12月的一天,坐在记者面前的张海波,第一次做出回应,他是AVIS国际租车(简称“安飞士”)的总经理。

  “有过。”张海波并不讳言,但他强调,入华8年来,安飞士在本土化方面的改善“一直都在持续”,而且8年来,安飞士每年保持20%-30%的增长,“一直是赚钱的”。

  是年1月,AVIS与上海汽车工业销售总公司(下称上汽)签署合资协议,12月,安飞士正式成立,总投资6600万美金,注册资本2200万美金,双方各持股50%。

  一个“不祥”的消息是,同样在2002年进入中国市场的全球第一大租车品牌赫兹,在2006年即遭遇“滑铁卢”。

  在亚洲商菱投资的董事长小室直道看来,赫兹们“来中国太早了,市场还没有准备好”,那时,在中国开车还不像今天这样“普遍”,而那时的法律环境也还不完善,车被租出去以后,时常会出现被骗的现象。

  安飞士也曾遭遇“被骗租”,但随着技术手段的提高,这样的风险逐步得到控制。

  据公开数据,2009年,中国的千人汽车保有量才达到47.8辆/千人,仅相当于美国1917年、日本1964年和韩国1988年的水平;而中国2004年的数据是21辆/千人。

  在张海波看来,汽车保有量与汽车租赁市场呈正相关,“只有当开车和有车的人多了,开车变成一种生活习惯,才会带来租车需求的增长。”

  这使得早期就进入中国市场的AVIS,“B2B业务走在了B2C的前面”,直至今天,来自企事业单位的长租订单为安飞士贡献了70%-80%的营业额,其余来自个人短租等业务。而在世界其它地区,它则以个人短、散租业务为主。

  尽管AVIS在全球的服务标准已经历时60多年,但也未必能百分之百地适应中国市场。张海波对此显然很明了。

  自2003年下半年,安飞士就启动了一个名为“全球服务标准本土化”的项目,到目前为止,AVIS的服务标准在安飞士“被改良的占多数”。

  原因在于,中国人租车时,喜欢先从里到外仔细检查,明确责任,然后再租赁,而还车时,他们也希望时间能长一些;另外,中国汽车的类型众多,内部结构也不同,所以,消费者每次来都需要先演示给他们看;而欧洲无论什么类型的车或品牌,内部构造大同小异,所以,欧洲人喜欢租/还车的时间越快越好,而且基本不用做演示。

  面对这种习惯上的差异,安飞士重新设计了租/还车的单据,“比原先在欧洲要检测的项目数量增加了好几倍”,从内部到外部,将每一个需要检测的项目执行完,所需要的时间自然就增加了。

  在中国,安飞士培养了一支规模达两三千人的驾驶员队伍,为客户提供代驾服务,这被张海波视为安飞士在AVIS系统上创造出的一大“亮点”。

  在一位租车业人士看来,相比国外,尤其是欧美市场,代驾也是中国租车业的一个“特色”。

  “国内,尤其是高档车都是配司机的,因为担心车被搞坏”,该人士分析,“在国外,车不值钱,人力成本则很高,中国恰恰相反”。

  2010年,国内的汽车租赁业风云再起。先是8月26日,一嗨租车获得高盛等投资机构共7000万美金注资;紧接着9月15日,联想控股以10亿元入主神州租车;11月18日,三菱商事2000万美金入股车友租车。

  张海波对此并不意外,“这个行业一定是玩钱的,不是靠技术和少量的资金投入就可以做起来的”。但在资金问题上,张海波的信心来自安飞士背后的两大股东,“他们随时可以增加投资”,所以在过去的几年里,安飞士拒绝了来访的投资机构们。

  让启明创投合伙人童士豪担心的是,在资本的推波助澜下,如果大家都动用价格手段去竞争,这个行业将可能成为中国第二个“家电业”。

  2010年12月11日,神州租车推出“岁末劲爆,天天五折”的促销活动,除了凯迪拉克、奔驰、宝马等品牌外,其余所有车型全部参与此次活动,而且,该活动持续至今年的1月13日。早在去年8月初,神州就宣布,旗下所有车型的日租金下调30%-50%;在各大平台上发布的广告中,“价格”也是神州吸引消费者眼球的重要武器。

  

  面对同行掀起的降价风潮,张海波称,这对安飞士“有压力也有影响”,但他强调,“我们不会这样跟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