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服务热线:4008-000-999
租车须知 当前位置: 利来国际老牌123 > 租车须知 >
西部隔白令海峡与俄罗斯的楚科奇半岛相望添加时间:2019-02-10 09:32
  

  首先上几张美图让大家凉快凉快,这些图片均来自我刚刚结束的一段,让人无法忘怀的美国阿拉斯加自驾之旅。这其中,最让人心潮澎湃的自然是乘坐飞机飞跃北美第一高峰——海拔6193米的麦金利峰……

  阿拉斯加是美国国土面积最大的一个州,而人口却只有60多万。它位于北美西北角,西部隔白令海峡与俄罗斯的楚科奇半岛相望,南邻太平洋和阿拉斯加湾,北部直接面对北冰洋。在我来到这里之前,每次抬头去看看墙上贴着的世界地图,总会忍不住对这那块地区多看几眼。

  阿拉斯加是唯一不与本土接壤的非岛屿州,阿拉斯加公路可穿过加拿大到达美国本土的华盛顿州(西雅图)。这里人烟稀少,由于部分国土都处于北极圈内,冬季寒冷并且漫长。但这里有着复杂的地理环境,在美国20座最高的山脉中,有17座位于阿拉斯加(当然就包括北美的最高峰麦金利峰);除此之外,这里还具有浓厚的人文气息,因为在阿拉斯加州依旧约有10万原住民(爱斯基摩人、阿留申人、印第安人,占总人口的六分之一之多),正因为如此,夏季的阿拉斯加一直是举世闻名的旅游胜地!而对于我们中国驾驶员,携带中国驾照便可合法在此驾车,便宜的油价加上良好的公路,使得这里成为最适合自驾游的目的地之一。

  从北京前往阿拉斯加的航线算是十分便捷,每天都有多个航线飞往西雅图,其后经过转机,在又一次短暂的飞行之后,我便抵达了阿拉斯加州的首府朱诺(Juneau),这里虽然是阿拉斯加州的首府,但是却仅仅是一个人口只有3万人的山间小镇。

  由于人口太少,甚至镇上连出租车都没有,用手机打卡美国最火热的Uber甚至也打不到车。当地还停留在电话叫车服务,一个电话,会有贴有运营资质的司机来接你,我这就约好了司机带我来镇上转转,司机名叫Micheal,开着一款老款的斯巴鲁力狮旅行车,说好在镇中心的标志性大钟等我。坐进车内,美版力狮旅行车和我在家中自己驾驶的傲虎舒适感近似,这给我一种莫名的熟悉感,在小镇上一转,惊奇的发现城内的斯巴鲁车型占有率甚至达到了四分之一之多。

  言归正传,朱诺是一个繁忙的游轮停靠港,随时都有若干搜停靠供游客游览小镇,而这里唯一的旅游景点则是朱诺罗伯特山索道,登顶除了可以看到原住民的雕刻图腾表演以及美国的国鸟白头鹰之外,在山脚下是当地最有名的一家“Tracy’s 帝王蟹餐厅”,是我在朱诺最大的惊喜发现。

  好客的女老板Tracy本人,会兴高采烈的呆在店里,与人分享当初来到镇上的创业故事,指着店外的一间3平米见方的储藏室说:“这就是当初我开的第一家门市!”说罢还叫他们店员出来,与我们讲他们的帝王蟹是如何在白令海上捕捞成功,又是如何乘坐打渔船,被烹饪其后摆在我们的餐桌上的。其实在阿拉斯加,帝王蟹的售价并不是很贵,比如我桌上摆着的这一大盘,约合200美元,就足够5-6个人吃到撑的了!当地的传统吃法是就着辣味粥和米饭,最新鲜的帝王蟹的肉感的确非常可口。

  在朱诺只待了一天,却倾听了一段振奋人心的阿拉斯加创业故事。第二天一早,我便赶往机场,搭乘飞机一直往西北,飞跃重重的冰原,飞向阿拉斯加最大城市安克雷奇(Anchorage),正式开启我的自驾之旅,而一出机场迎面而来的棕熊站立起来的标本也便吓了我一跳,阿拉斯加一直是狩猎爱好者的天堂,在这里随处都可以见到有关的元素,就连每一个超市里,都有买枪的。

  很多热爱自驾的朋友,在境外旅行的时候为确保驾驶习惯和安全,都喜欢租用自己在本国就驾驶的车型。我也一样,在朱诺时那股幸福的熟悉感让我决定用手机给自己订了一款斯巴鲁,没订到我最常开的傲虎这次打算换做森林人开一开,于是一辆蓝色的斯巴鲁森林人伴随我其后的旅程。

  大家或许对AVIS、Hertz租车都比较熟悉,但他们的价格或许略贵。其实美国还有诸多不错的租车公司,来之前很多朋友推荐我试试enterprise,因为车型的可选性比较大,如上图所示,这些便都是美国最常用的租车公司,在机场均有门市,非常方便。

  在阿拉斯加,车牌是最有趣的一道风景线,你可以仅仅每年多花几十美元便可自主订制自己喜爱的车牌样式,甚至加一个特殊图案也不是不可以。这不,租车公司,为了给游客一个惊喜,为我提供的是最具有当地风情的“熊出没”图案的车牌使用。

  来到安克雷奇简单休整,去超市,买上一车厢的好吃的,便可开启我精彩的自驾之旅了。第一站,便是车头向南,2个多小时的车程,伴着美妙的沿路美景我便抵达小镇Seward,在这里可以坐游船前往知名的基耐峡湾(Kenai Fjords)观鲸。

  而其后,我看到的内容便只能用震惊来形容,用当地人的语言来描述,这便是十年一遇的难得的观鲸鱼良机,当然,我也拍摄到了无数难得的精彩图片:

  20多头座头鲸在一头母鲸的指挥下在水下开小会,就在我的船正下方游过,带起了巨浪,甚至使得我们硕大的观景船都随之严重的摇摆了起来。船长马上令我们把水下麦克放到海中现场偷听,给我们解说它们的捕食原理:座头鲸群围成一圈一起鼓泡泡,把所有的鱼用气泡围起来,母鲸一下令,所有鲸鱼同时跃出水面吃鱼!一口吃一吨!震撼!!!当地朋友说如此近距离观看,实在也是他今生没有见到过的奇观,而尾随而来的海鸥群,则是瓜分他们吃剩的残羹冷炙。

  当得知,当地最知名的啤酒品牌SLIVER GULCH的工厂就在我住宿的地方不远之时,我便打算前去拜访一番,我猜想这便又是一个难得的美国式的创业故事。谁知一到老板David家,就发现门口停着一部力狮轿车、另一部深蓝色的森林人SUV。而当他看到我同样开着森林人前来的时候,便显得异常的热情,主动带我去看他的酒馆的第一部啤酒发酵罐。我则坚持要给他拍一套照片,说回国之后一定帮他多做宣传,谁知老板一开心执意让我留下,一起共进晚餐。

  众所周知啤酒酿造,需要更好的水源,阿拉斯加独一无二的纯净的水资源令这里务必盛产极致的啤酒。SLIVER CULCH便是这里最有名的一间,如今的有着更棒的灌装车间,David告诉我“每分钟就可以有20箱的啤酒完成灌装!”但他却不告诉我为什么,依旧将他最好的产品仍作为仅仅销售在阿拉斯加的本地限定产品,并不销售向美国土,莫非是想保留最初的那份原汁原味?

  David请我吃过晚餐,但天色依旧很早(阿拉斯加夏季几乎接近于极昼,如果完全天黑也是要凌晨12点以后的),他没想到我也如此懂车,遇到车友之后便打开了话匣子,执意开车带我去他的朋友的店里,免费吃冰激凌聊天。

  美国不像是中国,每家店都卖同样品牌的冰激凌,在阿拉斯加如果在一个小镇上你开了一家啤酒馆,那么另一家有手艺的人就会去开一间冰激凌店,大家都期望自己的品牌成为一间百年老店,而去良性化发展(这点完全不同于中国,比如街头火了一间水煮鱼店,那么整条街将会开满水煮鱼饭店)

  啤酒馆的老板得知我是国内知名的一位自媒体人之后,兴致勃勃的带我来到了镇上唯一一家叫GEMMA’s Corner冰激凌店,店老板是一位老阿姨,还是他的车友,她家的这辆老款力狮旅行车已经跟随她接近10年的时间了,从后座上的儿童座椅可以看出,现在这部座驾是她接送小孙女的专用车……

  那一天我干脆陪两位老哥聊到很晚,在隔壁的汽车酒店住下了,在阿拉斯加可以因为汽车文化,让旅行变得如此深度,也是令我始料未及的。

  第二天,我起了个大早,告别了两位车友,边开车一路向北奔赴小镇Talkeetna,因为这里有举世闻名的“打飞的”(Air Taxi),如果天气良好,交上200美元,说不定有人可以带我前往麦金利峰去看一看。

  海拔6193米的麦金利上是北美第一高峰,我身边的这两位勇士Nic和James分别各自完成过一次麦金利山的登顶,而这一次他们结伴期望在18天内二人再完成一次登顶的壮举,而他俩这次是我同架次飞机的乘客。

  飞行员把飞机直接降落在海拔3600米的雪地上,而负责降落的并不是车轮,而是两部滑雪板。这个项目的确太酷炫了,而这两位勇士则也就是我此次飞行的同行者,他们将会不与我们一同返程,而是选择留在当地去攀登顶峰,他们风趣的跟我说:“对于这种探险来说,说不定这就是我们的最后一次见面哦!”

  有缘和二位勇士相识,而飞行员告诉我说我只有一个小时的时间可以在这里逗留,便要起飞回到镇上了。说实话真的有那么一种莫名的冲动和他们一起勇闯天涯,但是终究我仅仅是个过客旅行者,借用这一个小时的时间,在高原喘着粗气为二位勇士的扎营帮了个小忙,合了个影便返回了,原来美国人的探险都是渗入骨子里的。

  洋洋洒洒的写了接近5000字,至于我神奇的“以车会友”的美国阿拉斯加自驾之旅还将继续,我将在阿拉斯加多住一些日子,更深入的体会地方化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