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服务热线:4008-000-999
租车资讯 当前位置: 利来国际平台 > 租车资讯 >
北京新能源汽车指标走俏催生地下产业链添加时间:2019-07-24 23:12
  

  3、以上两种提车方式,都需要带好“两证一卡”,即身份证、驾驶证以及信用卡,在确认完身份,支付好订单显示的租金和刷取相应的预授权后,工作人员便会陪伴用户完成验车,在仔细确认车况没有问题后,用户便需要在验车单上签字确认,随后就可以将车开走。当然,用户在使用完车辆后,同样可去门店还车,也可选择上门取车的服务,一嗨租车工作人员会到指定地点将车取回。

  伴随着京牌小客车摇号越来越困难、外地车牌限行在即等原因,新能源指标的紧俏程度也随之水涨船高。因此,原本只做小客车指标的中介们多了一项生意——新能源指标的租赁与买卖

  “不好意思,刚刚是别的买家一直在咨询租车牌的事情。”打了三个电话都显示“您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半小时后,中介给史羽回复了电话。

  北京的这位中介在电话中解释道,自从小客车指标越来越难摇中,选择排队新能源指标的人越来越多,他们的电话基本很少有闲下来的时候,“每天接电话接到耳朵疼”。

  很多打电话咨询的人都和史羽情况差不多,小客车指标摇不上号,新能源指标排队遥遥无期。

  在百度搜索引擎中输入“北京车牌”,会出现大约501万个相关结果,输入“北京新能源车牌”,则会出现大约336万个相关结果,二者相同的是,排在前面的链接皆与租赁、买卖车牌指标相关。

  拨打了前几页网页推广中的十几家车牌公司的电话后,史羽发现,中介们似乎都不缺生意,“一点也不像服务行业,更像是我在求着他们一样。这或许是生意兴隆的缘故”。

  据法治周末记者了解,伴随着京牌小客车摇号越来越困难、外地车牌限行在即等原因,新能源指标的紧俏程度也随之水涨船高。因此,原本只做小客车指标的中介们多了一项生意——新能源指标的租赁与买卖。

  早在2007年,高中毕业的暑假,史羽就早早地考下了驾驶证,但由于当时并没有急切的用车需求,她没有买车。不料,2010年12月23日,北京出台了《北京市小客车数量调控暂行规定》(以下简称《规定》),宣布小客车配置指标将以摇号方式无偿分配,北京燃油小客车指标从此开始受到严格限制。

  2011年1月26日,北京首轮机动车购车摇号,全市有18万余人争夺1.76万个新增车辆指标。

  在《规定》实施的第3个年头,史羽已经大三再读,眼看着每年的摇号难度愈发增加,史羽紧忙加入“摇号大军”,“这一摇,就是5年。身边和我一样摇不上号的朋友特别多,现在大家都很绝望”。

  2013年11月28日,摇号难度再次升级。《北京市小客车数量调控暂行规定实施细则》(以下简称《细则》)修订版正式公布:从2014年1月1日起,北京市小客车摇号将正式改为每两个月一次。2014年起至2017年,增量小客车指标额度共60万个。年度配置指标总量由24万个减少到15万个。

  此后,史羽全家都加入了“占坑”摇号大部队。除了她自己,家里还有5个人一同为她摇号,其中包括已经年逾60岁的大伯。

  “我都不知道自己的中签率已经多少倍了,但每次都能按时收到摇号未中的短信。”史羽绝望地说。

  数据显示,今年12月份普通燃油小客车指标个人申请3060913个,比照今年第5期增加了6万人,按照本期将配置个人普通小客车指标6413个来算,中签率仅约千分之二。

  面对日益降低的中签率,史羽决定放弃了。在经过了5年的燃油小客车指标摇号未中后,史羽决定将“战场”转至新能源指标。

  但是令史羽没有想到的是,很多摇不上号的人和她的想法一致。两个月前,个人新能源车申请者数量突破了39万,而北京市最新一期个人新能源车申请者数量竟突破了42万,比上一期再增2.8万人。

  截至12月25日,北京小客车指标办公布2018年最后一期摇号相关数据,普通小客车指标申请个人共有3060913个有效编码、单位共有63276家;新能源小客车指标申请个人共有421536个有效编码、单位共9783家。

  按照目前的分配规则,今年的个人新能源小客车指标已全部用尽。如果按照现行分配规则,每年分配54000个个人新能源指标,新申请者需要至少等待8年,也就是2026年才能获得新能源指标。

  “再多犹豫几天,可能又要再多等一年。”史羽说道:“中介告诉我,新能源指标2026年名额将满,马上排至2027年。”

  新能源汽车吃香的原因不仅在于小客车指标不易摇号,使用成本低廉、外地车牌限行都是导致许多人转向选择新能源汽车的原因。

  根据北京市最新政策,自2019年11月1日起,北京市六环以内道路上行驶的外省、区、市核发号牌(含临时号牌)的载客汽车,每辆车每年最多办理进京通行证12次,每次办理的进京通行证有效期最长为7天。

  这意味着目前在北京市内大量存在的外地牌照小客车一年内在北京可上路的时间无法超过3个月,为更进一步强化限制,这些外地牌照车辆在不上路期间甚至被禁止停放在禁行区域。这几乎使外地牌照客车在北京存活的空间丧失殆尽,那些因为摇不上号而选择“曲线上牌”的车主被堵上了一条重要的变通渠道。

  据媒体报道,今年的整体车市并不景气,从前11个月的销量情况来看,全国狭义乘用车批发累计销量2107.7万辆,同比下降2.5%。不过在新能源市场却是另一番景象,今年前11个月,全国新能源狭义乘用车累计批发销量86.6万辆,同比增长88.6%。

  根据交强险数据显示,2018年11月,国产新能源乘用车上牌数为11.17万辆,环比大幅上涨48.7%。

  和焦急的史羽不同,面对不易获得的车牌指标,傅磊决定慢慢排队,每年通过租新能源车牌解决自己的需求。

  

  每周一天的限号出行给傅磊的工作带来了很多困难,由于经常需要外出跑业务,汽车是他工作的必需品。“虽然每周只有一天限行是可以克服,但始终是不太方便。”傅磊选择新能源汽车的原因就是为了不限行,随时可以放心出行。

  傅磊身边有很多朋友和他一样,原本寄希望于通过摇号获得小客车指标,并没有购买新能源汽车的打算,但现在,“很多朋友都很后悔,曾经对新能源汽车毫不感冒,现在却眼巴巴地排队等号,非常痛苦”。

  据推算,傅磊大概在2023年可以排到新能源指标。他找到网络上的几家可以租新能源车牌的公司,决定先租一个车牌。

  “新能源车牌最多就是租5年。”张露就职于一家专门出租、买卖车牌的公司,据她介绍,普通小客车指标最多可以租20年,而新能源汽车指标则不同,“原因很简单,运气不好的话,有可能一直摇不到燃油车号,但是新能源指标就算排队的人再多,总会有排到的时候,所以,由于指标获取方式不同,新能源指标租用期限最多仅有5年”。

  不仅如此,据张露透露,新能源车主一般不愿意把自己的新能源指标租用很长时间,标主一般会选择将自己的新能源指标租借2年或3年。有些车主是考虑到目前新能源汽车市场尚未成熟,想等上两三年再购买自己心仪的车型,还有一方面的考虑是,“时间越长,标主能够得到的利益就越小。所以,指标人也不愿意租那么久”。

  法治周末记者了解到,目前新能源指标租赁的市场行情基本上是租用期1年,费用1万元,租用期3年以上(含3年),租用指标费用每年8000元。如果换算一下,只租用1年新能源指标,每月费用为833元;租用3年以上(含3年)的线元。因此,很多新能源指标的标主都不愿意将自己的指标租赁太久。

  此外,部分指标租赁中介公司的价格成阶梯式的报价,新能源指标租金1年1万元,2年1.9万元,三年2.5万元,5年3.5万元。

  如果租期太长,中途更换汽车,需要指标人的配合,可能会出现意外,从而影响用车。考虑到多方面的因素,一般也很少有人选择长期租用新能源汽车指标。

  “如果没有指标人配合,车换不了,卖不了。因为车并非真实车主的名字,而是指标人的名字。”张露举例说,比如说车牌被盗或者丢失,需要补车牌,就需要指标人的配合,否则,车只能在停车场放着。由于大部分新能源车型价格较为亲民,出现此种情况的话,基本都是停放在停车场,最终变成废铁。

  张露向记者介绍了结婚过户的方式:通过与指标所有人结婚,利用婚后配偶间可以更名转让指标所有人的办法来实现指标过户。

  她还透露其中的经验,如果选择结婚过户的话,最好选择北京本地户口,原因在于外地户口办理时间较长,需要4至6个月,而本地户口只需要1个月的时间。

  除此之外,结婚不满1年的夫妻,车管所查的比较严,婚期5年以上的夫妻过户新能源指标会很顺利;婚期5年以下的夫妇,过户新能源指标时,车管所审核需要半年。

  “风险比较大。”对于结婚过户的方式,张露并不推荐,“通过(假)结婚过户是违法的,车管所严查。审理阶段,双方的家庭状况都会被调查,如果发现有作假行为或者存在任何差异,双方都会失去指标。”

  不仅如此,结婚过户还存在两个问题,“一个是婚内产生债务问题,夫妻双方有偿还的义务。还会出现婚内纠纷,曾经出现过客户办理过户后不愿意离婚,索要赔偿的情况。”据张露介绍,假结婚过户指标的费用大约为13万元。

  她一般还是向客户推荐租牌:“如果现在开始排队,早晚都能获得新能源汽车指标,不如租赁,成本更小。”

  “中介当时也特别认真地提醒我结婚过户违法,并不建议采用结婚过户的方式。”傅磊猜测,可能因为指标租赁的生意足够好,所以中介的想法也并不激进冒险。

  同样是做新能源车牌生意的郭健声称自己是正规公司,只卖车牌指标。与张露不同的是,郭健做的是公户车指标。

  “公司名下的指标是可以过户的。”郭健解释道:“在我名下的公司有新能源车牌指标,我将营业执照上的法人和股东变更为购买者,也就是把公司卖个别人,指标也就自动过户了。”

  相比个人车牌指标麻烦的是,公司需要每年报税。“不过只要找到一个财务公司,一个月交300元,一年交3600元即可。”郭健声称自己所在的公司已经做这个行业20余年了,在北京有20多家公司,只要在他们这边购买指标即可享受一条龙服务。

  郭健的公司还提供转卖业务。“可以先买来用,哪天不用了,可以再转手卖掉,以卖公司的形式。”郭健介绍,前几年有个客户花费16万元买了个燃油小客车指标,最近通过他的公司转手卖了,出售价格为21.5万元。

  “明年的外地车限行政策太严了。”郭健说:“现在一个新能源指标的价格是16万元,之前新能源车指标价格只要12万左右,因为限行政策,现在

  电标和油标的价格都在涨。”郭健曾粗略地统计过,近年来选择购买新能源指标的人数在逐渐上涨。

  可以预测,在车市新能源转型期,一线城市数十万人排队抢新能源牌照的状态会继续持续下去。而针对等不及排队,选择租赁、购买新能源指标的车主,中国汽车工业协会秘书长助理陈士华提醒车主一定要思虑周全,避免发生财产损失。伴随着新能源汽车技术的成熟以及充电设施的完善,车主对于新能源汽车的接受程度越来越高,从而也就使得新能源汽车指标变得非常抢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