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服务热线:4008-000-999
租车资讯 当前位置: 利来国际平台 > 租车资讯 >
世界最南端的公路——阿根廷3号公路在这里截止添加时间:2019-03-15 12:18
  

  乌斯怀亚是火地岛地区的首府,被称为“世界的尽头”。每天,一批批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在这里乘船前往南极洲。在乌斯怀亚火地岛国家公园,世界最南端的公路——阿根廷3号公路在这里截止。

  在游客的注目下,宜宾环球自驾者陈勇如同结束欧洲非洲自驾行一样,展开随身携带的五星红旗,与这辆已经完整穿越过世界五大洲77个国家和地区的汽车合影留念。

  美洲自驾不是一个人的漫长路途。陈勇通过朋友圈,邀约到了刘录华、夏婧两名伙伴。2018年7月,陈勇把汽车从浙江宁波海运到美国旧金山,8月2日,他从中国坐飞机到美国。8月25日,汽车海运到达旧金山后,他们开始了美洲自驾。他们先北上抵达阿拉斯加北冰洋边上的死马镇,然后一路向南。经过北美洲的美国、加拿大、墨西哥;中美洲的伯利兹、危地马拉、萨尔瓦多、洪都拉斯、尼加拉瓜、哥斯达黎加、巴拿马;南美洲的哥伦比亚、厄瓜多尔、秘鲁、玻利维亚、智利、阿根廷,共计16个国家,旅行200天,完整穿越美洲大陆,行程50300公里,圆满完成了穿越美洲大陆的计划。

  陈勇说,一路上,当地的华人华侨听说后,有的提供各种方便,有的帮助拿到从国内快递过来的资料和文件,使得他能够顺利驶完全程。

  当他手拿相机不顾一切追随美国黄石公园的黑熊拍摄记录时,意料之外的视频记录竟然在抖音里火了,浏览量达到600万次。

  当他踏上阿拉斯加道顿公路时,没有想到这条的危险公路上漫山遍野的黄叶,景色美得让人窒息;

  小心翼翼穿行在玻利维亚的死亡公路时,窗外不断掠过十字架,只能默默为他们祈祷;

  站在危地马拉蒂卡尔金字塔顶端时,俯瞰整片茂密的热带雨林和高耸的金字塔,为古印第安人的杰作所震撼;

  在危地马拉正在冒烟的火山下面时,眼看着鲜红的熔岩从火山口慢慢流下来,陈勇不禁感慨大自然的神奇;

  2013年9月,陈勇和几个朋友坐飞机去了欧洲。“有一天我要开上我的汽车到达欧洲。”一个强烈的愿望在陈勇心里萌生。想归想,事实上却困难重重:请假单位不批准,怎么办?汽车也要出境,国产车在国外遇到问题,需要更换配件怎么办?经验不足、英语不好、财力不够?最终,陈勇决定用最少的钱走最多的地方,用半穷游的方式来实现自己的梦想。

  出发半年前,陈勇就在网上约人一同自驾游国外,直到临行时都没有人同行,好在14岁的儿子刚好放暑假,陈勇决定带着儿子自驾游。

  6月18日,陈勇和儿子在亲朋好友的祝福声中驶离宜宾,开启了一段属于父子俩全新的自驾旅程。父子二人历时150天,自驾游俄罗斯、爱沙尼亚、拉脱维亚、立陶宛、波兰、德国、荷兰、比利时、卢森堡、法国、摩纳哥、意大利,自驾行程2万公里

  为了节省资金,陈勇带了一个电饭煲,对汽车电瓶装置熟知的他多装了一个电瓶用来煮饭,当然,这个必须懂专业知识。父子俩从超市买点简单的菜和着几样简单的调料,就做成一顿饭,一荤一素,却吃得心满意足。

  这是属于一个父亲和儿子的旅行,在清澈而神秘的贝加尔湖畔,父子相依留影;在圣彼得堡充满艺术氛围的大街小巷,爱弹吉他的儿子告诉老爸:“这是我最喜欢的城市,我将来还要到这里来……”

  在普罗旺斯薰衣草的世界,在法国中世纪时代的城堡中,在童话般的俄罗斯建筑下……无数绝美的图片留在相机里,更深深留在两人心里。

  后来的旅途中,儿子从摩洛哥卡萨布兰卡坐飞机回国上高中了。原定和儿子一同结束自驾之旅的陈勇发现了办理签证的方便之道,于是有了一个新的决定:开始一个人的背包之旅。

  从埃及到中东,男人冒险的渴望在蠢蠢欲动。阿拉伯半岛、约旦、黎巴嫩、土耳其、阿富汗、伊朗……

  这是孤独的旅程,也算半穷游的旅途。带着从网上购买的一本“lonely palate”,一边上网一边查询旅游美景和经济实惠的酒店以及餐饮点。这本《孤独的味觉》让这个旅游素质极高的宜宾人能够找到安全、便宜、典型的旅游路径。没有旅伴,一个人,偶尔会感到寂寞。但他在路途中用激扬的音乐给自己鼓劲,度过漫长的车程时间。

  从2014年6月18日出发,陈勇用10多万元完成游玩25个国家,横跨北半球,绕地球大半圈的梦想。一路上,他不断更新自己的照片分享着旅途的快乐。

  大家举办了多场聚会,主题就是听讲旅途中的故事。当朋友们在羡慕他的经历感叹他的勇气时,陈勇决心再次出发——要征战魂牵梦绕的非洲。

  2015年2月13日,陈勇只身飞往意大利。米兰的一处仓库内,他的中国爱车在静静等候。

  这次去往非洲,陈勇开启一条全新的自驾路线:从米兰到雅典,再从雅典经匈牙利、奥地利、捷克、斯洛伐克、瑞士等返回米兰,再经法国、西班牙、葡萄牙到达直布罗陀海峡。从这里开始渡轮到摩洛哥丹吉尔,进入非洲大地。

  冒险的渴望越发激烈。陈勇怀揣着旅行宝典,一路走,一路查询美食、景点和经济实惠的酒店。

  一路向南,“任性”的陈勇沿大西洋而下,经过西撒哈拉、毛利塔尼亚、塞内加尔。考虑到埃博拉的因素,他绕开塞拉利昂、利比里亚等几个埃博拉病毒严重的国家,进入内陆国家,再回到大西洋海边的科特迪瓦。

  梦想中的非洲在陈勇脚下渐次铺开,经加纳,尼日尼亚进入中非,再从安哥拉进入南部非洲,又折返赞比亚办理南非签证,最后抵达南非约翰内斯堡。

  “旅途刺激又欢乐,但遇到的沮丧事也不少。”陈勇说,越野车丢失;找当地人帮忙报警,没想到手机被人拿到了就跑;在阿富汗,为了去巴米扬班达米尔湖,误入的地盘;突发眼疾,严重时红肿流脓几乎看不见……“在非洲最困难的时候,朋友们都在网上劝说早点回来,外面太危险。”但陈勇说,环球旅游就好比征程,只愿前进,不愿退缩。

  东非大裂谷、猴面包树、火山口沸腾的岩浆、维多利亚大瀑布、土著舞、美味廉价的海鲜……陈勇一路拍摄下自己梦想中的场景。在赞比亚111米高的蹦极台上,陈勇脚下是奔腾的河流,鳄鱼时常潜伏在河水中,背后是维多利亚大瀑布,陈勇放开双手,把他的“护身符”(玉佩)含在口里,义无反顾地纵身跳下悬崖。经历短暂恐惧后,他在空中大喊:“爽!”

  出发前往非洲前,陈勇在网上搜集资料,却发现还没有中国人驾车成功穿越非洲大陆,从北非到达南非,也就没有任何自驾游经验可供参考,路线不清,甚至不通路。“虽然太多的未知和困难在前方,但孤独之旅并不是想象中那般孤单。”陈勇得到很多好心人的帮助。

  在喀麦隆,华侨华人工商总会给予陈勇热情的接待,尽力帮助陈勇解决各种问题和困难;在纳米比亚,中华工商联合总会黄耀权会长帮助陈勇联系住宿,并派人当他向导;一家华人汽车修理厂给陈勇的汽车做免费保养;华人社团成员带着陈勇去看非洲土著民宅;新华社非洲分社连续报道陈勇的壮举。在约翰内斯堡,南非重庆商会朋友们慷慨解囊,要共同承担陈勇在非洲的费用。

  “自己好像接力棒一样被非洲的中国朋友传送着,提供各种方便。”陈勇说,每遇到中国人,就像见到亲人,每遇到中国饭店,就像回到家。

  陈勇曾在旅途中两次遇到故人,所谓故人,是在不同的国家与帮助过他的中国人再次相遇。南非时间2015年12月6日,在约翰内斯堡,陈勇碰见在赞比亚遇到的中国朋友,那一次,他的汽车车窗被砸,是这个朋友帮了自己。陈勇感叹,“还真有奇迹发生!”

  在约翰内斯堡,南非重庆商会会长唐红一行在“聚湘缘”中国餐馆撞见这辆川Q牌越野车,大家惊讶不已,“我们都是坐飞机来的,你自己开车来,牛!”当天,这辆贴着中国国旗的汽车被华人游客和当地人团团围住,得知陈勇是自驾到南非,十几个华人争先与他合影。

  在非洲最高峰乞力马扎罗,陈勇遥望山峰,情不自禁留言,不管梦想有多大多远多不现实,只要努力了,哪怕没有成功,离它也会更近。

  南非时间2015年12月7日,这辆川Q牌国产越野车从约翰内斯堡出发,向开普敦方向驶去,12月9日,到达了目的地--非洲大陆最南端好望角。此时,陈勇自驾行程已超过76000公里。这辆中国造越野车,自2014年6月离开宜宾后,驰骋西伯利亚、东欧、西欧、南欧、穿越非洲大陆,车轮已经跑过61个国家。此时,他在地图上的视线瞄准了美洲大陆。

  美洲自驾的梦想实现后,在前往南极洲的乘船点,陈勇又在遥望远处白雪皑皑的南极洲。穿越世界五大洲已经完成,新的梦想又在升起。王黎封面新闻记者伍雪梅